难忘的会见

倉田 彣士

1998年10月末,我以神户学院女子短期大学校长身份率员赴长春招收留学生时,由本校职员刘幸宇引见,我们一行得以与刘君的父亲刘育新先生幸会。

1998年秋,倉田校长(左三)一行五人访问长春时与刘育新先生(左四)等合影
1998年秋,倉田校长(左三)一行五人访问长春时与刘育新先生(左四)等合影

时值晚秋,北国春城寒气逼人。刘育新先生比我年高一旬,已84岁高龄,他手拄拐杖,在亲属陪伴下出席欢迎我们一行的晚餐会,这令我十分过意不去。尽管我和先生初次见面,但我早已得知他曾于1930年代在东京留学并历经波澜壮阔的中国现代史上的三个时代,而我也曾于1940年代在上海留学并历经20世纪日本的战乱、动荡与经济高速发展年代,我们的人生都有曲折经历,并且又多年从事教育领导工作,因而,彼此语言相通,一见如故。真乃“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在欢快的气氛中频频举杯,用两国语言畅叙留学经历,共度良宵,此情此景至今仍历历在目。席间,先生斯文的言谈举止和慈祥的音容笑貌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我深知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资深教育家,他的渊博学识与非凡风度源自数十年日积月累,我受益匪浅。
  岁月如梭,转眼两年逝去。2000年初秋,我有幸在长春与刘育新先生再次共进晚餐并回首往事,这次旧地重逢令我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当时,先生除腿脚不便外,仍红光满面,头脑清晰,言谈潇洒,我们相约再会并合影留念,然而万未料到这竟成诀别。
  2004年5月14日上午,我惊悉刘育新先生病逝,深感悲痛。先生走过的九十载不凡人生之路与为教育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实值敬佩,现谨借纪念文集一角以只言片语表达缅怀之情,并合掌祈愿先生在天之灵安息。

2007年初夏 写于日本神户家中

本文作者简介

倉田彣士(1926~2016),京都大学法律系研究生院结业。历任神户学院大学校长、神户学院女子短期大学校长、日本私立大学协会理事、日本私立短期大学协会副会长、近畿地区私立短期大学联合会会长、日本私法学会理事、神户海都法律事务所律师等职。曾获神户学院大学名誉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顾问教授、华东政法学院名誉教授等荣誉称号。由于在教育方面功绩卓著而于2006年获日本天皇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