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文化交流的架桥人——记著名徐悲鸿研究学者松谷省三先生

刘幸宇

  在热衷于中日文化交流的众多有识之士中,有一位业绩卓著的日本学者,30年来,他以“石上坐三年,冷石也坐暖”这一谚语自勉,醉心于徐悲鸿生涯研究,发表了十余篇論文,撰写出版了3部专著,填补了徐悲鸿于1917年5月至11月携前妻旅日时期无文字记载的空白,成为日本首屈一指的徐悲鸿研究学者,被誉为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的架桥人,这位学者就是隶属于学校法人神户学院的原神户学院女子短期大学事务局长兼讲师的松谷省三先生。


(照片说明:2007年秋,松谷夫妇在神戶市举办徐悲鸿绘画作品展览)

  松谷省三1934年出生在一个造诣颇深的汉语教师的家庭,他的名字“省三”二字就是父亲引自孔子《论语》一书。在这一家庭环境的薰陶下,他6岁时就能跟着父亲复述《论语》,幼年时酷爱阅读父亲珍藏的《汉语大系》中的《西游记》。他考上高中后,每天都阅读两三本有关中国的书刊。上大学時,他在图书馆发现了一部《徐悲鸿水墨画选集》,画集中栩栩如生 的作品震撼了他的心弦,使他对这一画坛巨匠的生平业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79年夏,松谷先生满怀对中国文化的憧憬,首次来华观光。他在其后回忆道:“走下舷梯踏上向往已久的中国大地的那一瞬间,我感慨万分,激动得两腿直发抖”。他先在古都西安领略了这一文明古国的锦绣河山和灿烂文化,随后他又前往古都洛阳,在洛阳博物馆的画店,他用嚢中三分之一的旅费买下了徐悲鸿大師的名作《奔马图》的临摹,以此为契机开始研究徐悲鸿大师的光辉生涯业绩。然而,长期以来,在日本研究中国艺术,只能以日本国内收藏的中国近代以前的文物和台湾故宮博物院的收藏品为研究对象,有关中国现代画家的资料极为匮乏。面对重重障碍,松谷先生首先刻苦攻读汉语,以便直接从大陆和台湾搜集资料。自1980年起,他订阅了《人民日报》、《美术研究》等十余种中文书刊,为了查阅有关资料,他特地前往东京日本国会图书馆。他先后13次专程访华,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1994年6月,他访问了向往已久的北京徐悲鸿纪念馆,鉴赏徐悲鸿大师的不朽作品,並与徐悲鸿次子徐庆平副馆长促膝交谈。1995年11月,他专程前往上海、南京,探访了徐悲鸿故居和他工作过的地方,并在徐悲鸿先生的故乡宜兴屹亭桥镇首次留下外国学者的足迹,还登上徐悲鸿童年牧牛的山顶采访。1996年8月,他专程赴北京探访徐悲鸿在京故居,在徐悲鸿陵墓前敬献花籃,並采访了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30年来,他为开展研究以及自费出版而慷慨解囊,总计投入一千多万日元。1995年1月,神戸市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大地震,松谷先生家停电断水,院墙倒塌,但他仍坚持在烛光下撰写有关论文。


(照片说明:1996年8月,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举办宴会,欢迎松谷先生访华)

  松谷先生多年来孜々不倦地研究,终于结出累累硕果。1992年,他发表了《徐悲鸿年谱》一文,内容为徐悲鸿的作品与生平的概括。1993年,他发表了《1917年旅日時期的徐悲鸿》一文,内容为徐悲鸿赴日的経過:他欲赴欧留学,但由于欧州战事正酣而断念,其后在康有为的劝说下东渡日本。1994年,他发表了《徐悲鸿心目中的巴黎》一文,文中论述了徐赴法留学前的史实。1995年,他发表了《徐悲鸿速写》一文,论述了徐多年憧憬的巴黎生活和当時的法国画壇,以及他历尽艰辛学习西画的史实,並论述了他为赋予国画以新的活力而不断探索的过程。1995年6月,松谷先生在北京举办的纪念徐悲鸿诞辰10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了题目为《徐悲鸿游学日本的收获》的论文,由于该论文填补了徐悲鸿旅日时期无文字记载的空白,因而博得学术界高度评价,其后国内发表的有关徐悲鸿生涯的论著均引用此论文内容。1995年,他在纪念徐悲鸿诞辰100周年纪念文集《美的呼喚》上发表了《日本国内有关徐悲鸿的研究》一文。1996年8月,松谷先生应吉林省人民政府邀请赴长春,在吉林艺术学院作了讲演,介绍了日本国内有关徐悲鸿的研究、徐悲鸿东渡日本的收获、明治维新以后日本美术界的变革等。1998年4月,松谷先生近20年潜心研究的集大成《徐悲鸿的生涯》一书由日本近代文艺社出版发行,此书系首部由日本学者撰写出版的专著。1999年,他发表了《关于徐悲鸿写给尾崎清次的信》,论述了作者在神户发现的一封徐悲鸿写给日本版画家尾崎清次的信件的历史背景,该论文收录在2004年出版的新世纪首届徐悲鸿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世纪丰碑》中。2002年,他的第二部专著《徐悲鸿的艺术》由日本近代文艺社出版发行。2003年,他的第三部专著《徐悲鸿》由丸善星座出版公司出版发行。
  松谷先生为向日本国民介紹徐悲鸿大师的不朽业绩,不仅著书立说,而且多次为中日两国文化机构捐款、赠书。自2001年以來,他在神戶市生涯学习支援中心举办了8次徐悲鸿生涯讲演会与绘画艺术作品展览。此外,他还在日本学术刊物发表了十余篇有关中国福利事业等方面的研究论文。
  松谷先生30年如一日对中日文化交流做出了卓越贡献,博得各界人士的赞赏与高度评价。1995年6月,他应中国文化部和北京市政府的邀请,出席了在北京隆重举办的徐悲鸿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在为时3天的盛典中,他的经历令他终生难忘:首次与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幸会、首次步入人民大会堂出席纪念大会、首次与中国国家领导人合影留念、首次出席国际学术研讨会並首先发言,首次接受CCTV采访……1996年8月,在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举办的欢迎松谷先生访华宴会上,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会長王珂先生欣然为松谷先生挥笔题下“架桥人”三个字。1998年8月,《光明日报》为他撰写的首部专著发表了题目为《中日文化交流的新篇章》的书评。2005年5月,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八集电视记录片《徐悲鸿》攝制组采访了松谷先生。8月,该片由国际频道向世界播出,在第1集与第8集中,松谷先生侃侃而談約3分钟,论述了徐悲鸿游学日本的收获。此外,《美术》杂志、《东北师范大学《外国问题研究》、《吉林艺术学院学报》、《成都晚报》、《中国关系论说资料集》、《神户学院女子短期大学纪要》、《神户新闻》等学术杂志与报刊均曾刊载他的论文、书评以及人物介绍。2003年,松谷先生获徐悲鸿纪念馆赠与的《荣誉证书》。自1999年起,松谷先生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名誉顾问、南京徐悲鸿艺术研究中心顾问、南京徐悲鸿画院顾问、日本徐悲鸿研究会会长、神户市成人教育后援中心讲师等职。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松谷省三先生虽已年过七旬,仍精力旺盛地在中日文化交流百花园笔耕不辍。松谷先生常说:“趁着还未头昏眼花,抓紧时间为后人多写点文章,让年青人多了解中国。”最近,我欣悉他执笔撰写的第4部专著《画家徐悲鸿》将于2009年问世。他满怀激情地撰文道:“理解艺术的出发点是爱人之心。从这一意义来说,杰出的艺术成就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日本和全世界。我愿为日中世代友好,将感人肺腑的艺术永远传颂下去。”

2009年初春 写于神户

  • 本文的日文版于2009年3月20日刊登在《北京周报》日文版,题目为《中日文化交流的架桥人 —─松谷省三先生》。其网页如下:
    http://japanese.beijingreview.com.cn/zt/txt/2009-03/20/content_216842.htm 別ウィンドウで開きます
    此外,《人民网》日文版、《人民中国》日文版、《中国网》日文版、《日本新华侨报》日文版、《东北网》日文版、《中文导报》等予以转载。

中国国内有关松谷省三先生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