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距离宇宙最近的地方──兵库县立西播磨天文台公园见闻

世界最大的对外开放天文望远镜“那由他”

 2006年盛夏,我在网上偶然发现在兵库县中部有座拥有世界最大的对外开放的天文望远镜的天文设施将于当晚举办星光晚会,我自幼喜欢观星赏月,当天下午便驱车前往。
  我驶过郁郁葱葱的山林和九曲十八弯的盘山道,傍晚来到位于标高436米的大抚山顶的兵库县立西播磨天文台公园,只见这里鲜花盛开,绿茵似锦,美景如画,座落在山顶的天文台特有的两座拱形建筑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闪闪发光。我随着人流登上山顶,天文台旁的小广场上已聚满来自各地的数百名男女老少天文爱好者和游客,各种小吃摊床炊烟四起,生意兴隆。阿波罗登月科普演讲、日本大鼓表演、舞蹈表演、科技演示、摇滚乐演奏、抽奖大会、流行歌曲演唱会、天文知识解答、今夜星空向导等丰富多彩的活动结束后,夜幕降临,繁星闪烁,我们列队来到北馆3楼观测室,用世界最大的对外开放的2米直径天文望远镜观测25,000光年外的M13星团。当我生平首次用巨型望远镜目睹漫无边际的宇宙时,心潮澎湃,切感宇宙是何等壮观,而我们人类居住的星球又是何等渺小。我漫步天文台四周,看到人们纷纷架起自己带来的和天文台免费提供的天文望远镜共赏满天星斗。
  午夜,钢琴演奏会开始。工作人员在广场中央铺上上百平米的席子,在四周点燃蜡烛灯,人们打开自备的睡袋躺在席子上目睹宇宙奇观——英仙座流星群。我目睹流星飞逝的苍穹,耳闻悠扬的钢琴演奏,仿佛置身仙境,朦胧中在广漠的宇宙遨游……凌晨2时钢琴演奏会结束,我们仍眷恋夜空美景不愿离去。此时万籁俱寂,满天繁星近在咫尺,此情此景令人浮想联翩,我情不自禁默诵起“夜宿高山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这一古诗……

大抚山顶的璀璨星空

 清晨,东方破晓,一轮红日从群山云海中冉冉东升。我极目远眺,尽情饱览都市中体验不到的云海日出美景……
  经历这次别开生面的科普活动后,我付了2,000日元的年会费加入了天文台朋友会,参加了土星观测和天体摄影活动,并有幸于最近采访了天文台公园园长黑田武彦教授,热情好客的黑田园长向我介绍了该设施的情况。
  西播磨天文台公园于1990年春竣工对外开放,当时设有60厘米光学望远镜,其后增设了太阳望远镜、射电望远镜,2004年又增设了三菱电机公司制造的配有CCD摄象机的2米直径的光学望远镜,一举成为拥有世界最大的对外开放的天文望远镜的天文科普设施,被誉为“日本距离宇宙最近的地方”。该设施的特点是即搞科普又搞科研,与天文爱好者共学,共同研究,并在日本全国发起了共同探索宇宙生命的观测活动。同时,这里也是不收门票的观光景点,即便对天文不感兴趣或所知甚少者也可随时来此一游,体验动人心弦的宇宙奥秘,观赏云海日出,在花山云海中陶冶性情。就设施规模和天文望远镜口径而言,它在日本全国约420个天文科普设施中名列榜首。天文台公园设有天文台和总务科两个部门,现有21名工作人员,经费由兵库县成人福利教育部门每年划拨2.3亿日元。园内设施齐备,包括讲演厅、图书室、展室、电脑机房、团体居住设施、家庭套房、餐厅、浴室、野炊场所、小卖店,还有载有望远镜的天体观测车。公园除每月两个公休日外几乎每天举办对外开放的天体观测活动,每周六、日举办一般观测会,定期举办集体观测会和天文讲演会,每年8月中旬举办大型星光晚会。公园每年接待游客约十万人次,其中包括住宿者约一万六千人次以及参加天体观测会的天文爱好者约一万三千人次。公园设有朋友会,现有会员七百多人,发行月刊《宇宙NOW》,每两个月举办一次例会。在科研方面,每年举办一届天文科普学术讨论会和两次研究会,并发行年报。
  黑田园长曾三次访华,赴北京、上海、杭州观光,还攀上黄山顶峰。他对雄伟的万里长城和黄山的云海奇峰赞不绝口,感慨地说宇宙缔造了万物。他说天文学就是探索我们人类起源的科学,构成我们人体的物质来自星球的诞生,人、地球、太阳都来自宇宙,它是我们人类的共同故乡,那里没有国境,遗憾的是本是同根生的人类却相煎太急,战乱不断,因而天文科普也可与世界和平运动联系在一起。

神户学院大学与神户女子大学
各国学生参加天文台科普教育后合影

 他还介绍说2米光学望远镜的滤光器就是在中国厂家定制的,南京天文仪器厂家为冈山县的天文科普设施设计制造了101厘米口径的天文望远镜,北京天文科普设施考察团还于去年来此考察,两国同行的交流已有良好开端。他殷切期待能与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的天文界同行和爱好者们开展广泛交流,以便共同探索宇宙奥秘,并表示热诚欢迎中国朋友来此观光交流。临别时,我赠给他一幅用超广角镜头拍摄的大抚山顶星空照片,他回赠了一本他的著作《宇宙漫游》。
  采访结束,我流连忘返,伫立在这个“日本距离宇宙最近的地方”仰望满天繁星,思绪万千:拥有如此先进设备并服务周到的天文科普设施无疑是孕育众多天文学家的摇篮;一衣带水的中日两国天文学家和爱好者们同在一个星球上探索无垠的宇宙,两国天文学界的交流必将日趋频繁,前程似锦。

(文、图 / 刘幸宇)